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联合国需要这种实话

2019-10-12 点击:1220

2019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27日举行的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作了题为《今日之中国,世界之中国》的讲话。当新中国成立70周年引起了更多关注时,王毅的讲话为世界了解中国提供了许多权威信息。

中国的民族性受许多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影响。中国追求独立,坚持等待他人,坚持公平正义,追求互利共赢。王毅提到的每个上述原则都对中国传统产生了深远的烙印。它们代表了一个长期贫穷而脆弱并且在现代被欺负的国家的理想。这也是这个国家繁荣昌盛的原因和经验。因为中国已经做到了,所以我们的道路越来越宽。

王毅的话大部分是中国人熟悉的。这表明王毅所说的与中国社会常说的一样。中国外交部长还没有汇编一套外国人。例如,王毅说“发展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这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政治共识之一。

发展中国家普遍讨厌单边主义,甚至许多发达国家也讨厌这种欺凌行为。但是,一些国家害怕权力,牙齿被吞噬。王毅在讲话中明确批评了欺凌行为,使自己的利益凌驾于所有国家的共同利益之上,说这是不受欢迎的。联合国大会欢迎这种贬损言论。这仍然是强大的力量。世界最需要的正义之声。

70岁的新中国一直在实践对发展中国家具有特殊意义的追求和梦想。我们渴望独立,渴望经济进步。我们也非常重视政治稳定。我们希望融入世界。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中国的成功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西方精英曾预言中国无法支持其庞大的人民,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的主要人道主义问题。但是,中国不仅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实现全社会的小康社会,而且为世界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发展动力和积极能量。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中国尚未成为人类前进并成为新引擎的负担。

“国力必须霸权”,这是西方国际政治学的基本概括之一。但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尚未表现出对争夺霸权的兴趣。西方一些人给了中国一堆“可疑霸权”的帽子,但实际上却没有被实施。中国30多年来没有参与任何战争。它强调就各种争端进行谈判和解决争端。在所有大国的历史上,中国没有今天的克制。

中国有自己独特的意识形态,支持国家的快速发展。但是,在中国强大之后,它并不渴望输出意识形态,我们仍然像以往一样谦虚。自古以来,输出意识形态是人类社会最令人上瘾的偏好和骄傲之一,并且很容易引起摩擦。中国对彼此尊重的低调和持久的尊重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开辟一个新时代。

王毅强调,大国对维护国际稳定负有特殊责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发挥领导作用。大国应该有这样一个境界,而不是去参加联合国的大秀“爱国主义”,而要鼓励不同国家之间的爱国主义之间的竞争和冲突。在21世纪,一些大国在国际舞台上仍然傲慢自大,他们在欺负他人,他们并不以感到骄傲为耻。确实不应该。

每个人都珍视和平,发展与合作。不要让世界陷入威胁所有公民生命的全球混乱。让我们回过头来,怜惜我们拥有的一切。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27日举行的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作了题为《今日之中国,世界之中国》的讲话。当新中国成立70周年引起了更多关注时,王毅的讲话为世界了解中国提供了许多权威信息。

中国的民族性受许多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影响。中国追求独立,坚持等待他人,坚持公平正义,追求互利共赢。王毅提到的每个上述原则都对中国传统产生了深远的烙印。它们代表了一个长期贫穷而脆弱并且在现代被欺负的国家的理想。这也是这个国家繁荣昌盛的原因和经验。因为中国已经做到了,所以我们的道路越来越宽。

王毅的话大部分是中国人熟悉的。这表明王毅所说的与中国社会常说的一样。中国外交部长还没有汇编一套外国人。例如,王毅说“发展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这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政治共识之一。

发展中国家普遍讨厌单边主义,甚至许多发达国家也讨厌这种欺凌行为。但是,一些国家害怕权力,牙齿被吞噬。王毅在讲话中明确批评了欺凌行为,使自己的利益凌驾于所有国家的共同利益之上,说这是不受欢迎的。联合国大会欢迎这种贬损言论。这仍然是强大的力量。世界最需要的正义之声。

70岁的新中国一直在实践对发展中国家具有特殊意义的追求和梦想。我们渴望独立,渴望经济进步。我们也非常重视政治稳定。我们希望融入世界。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中国的成功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西方精英曾预言中国无法支持其庞大的人民,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的主要人道主义问题。但是,中国不仅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实现全社会的小康社会,而且为世界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发展动力和积极能量。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中国尚未成为人类前进并成为新引擎的负担。

“国力必须霸权”,这是西方国际政治学的基本概括之一。但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尚未表现出对争夺霸权的兴趣。西方一些人给了中国一堆“可疑霸权”的帽子,但实际上却没有被实施。中国30多年来没有参与任何战争。它强调就各种争端进行谈判和解决争端。在所有大国的历史上,中国没有今天的克制。

中国有自己独特的意识形态,支持国家的快速发展。但是,在中国强大之后,它并不渴望输出意识形态,我们仍然像以往一样谦虚。自古以来,输出意识形态是人类社会最令人上瘾的偏爱和骄傲之一,它很容易引起摩擦。中国对彼此尊重的低调和持久的尊重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开辟一个新时代。

王毅强调,大国对维护国际稳定负有特殊责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发挥领导作用。大国应该有这样一个境界,而不是去参加联合国的大秀“爱国主义”,而要鼓励不同国家之间的爱国主义之间的竞争和冲突。在21世纪,一些大国在国际舞台上仍然傲慢自大,他们在欺负他人,他们并不以感到骄傲为耻。确实不应该。

每个人都珍视和平,发展与合作。不要让世界陷入威胁所有公民生命的全球混乱。让我们回过头来,怜惜我们拥有的一切。

——

湛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interairportchina.com.cn 技术支持:湛江新闻网 | 网站地图